首页 公路商店

制霸科幻世界的椅子,连外星情色片里都有

时间:2019-03-15 栏目:影音 作者:公路商店

坐上外星人的第一把交椅是什么感觉?


前两天把电影《黑衣人》翻了出来,就和之前没看过一样。上次还是和学设计的前男友一起,明显他的目的并不是在看电影,但也不是我。


只是全程用专业知识有声弹幕了镜头里出现的每一把椅子。



“那个红色的是设计师Jacobsen经典的天鹅椅。”

“白色的是设计师Eero Saarinen的郁金香椅。”

“你再看看角落,能找到艾洛·阿尼奥Eero Aarnio的番茄椅、雅各布Arne Jacobsen的蛋椅。

“。。。。”

——前男友


除了那些长相奇特的外星人,星际移民局总部因此给我留下的印象就是一个大型的当代家居展厅。



在前男友课堂里,我没能记住拗口的设计师名字,然后也顺便忘了剧情和他。但惟独对J面试时候的那把椅子印象深刻。


也成了第二部封面的主要道具。


后来发现,只要有外星人的剧情设定里就少不了这种像球或者鸡蛋一样的椅子。 说它是制霸宇宙,人类和外星人争夺的第一把交椅也不为过。


《默克与明蒂》(Mork and Mindy) ,男主角默克就是坐着蛋壳椅子飞船来到地球的。


演默克的是正是罗宾·威廉姆斯


蒂姆伯顿的《火星人玩转地球》(Mars Attacks )里,莎拉·杰西卡·帕克饰演的主持人,坐在这个球状的椅子里,调侃着外星人入侵这件事“是耶稣走进加利利山以来最重大的事件。”


轰炸完泰姬陵,留个影吧


披着喜剧科幻外衣的限制级情色片《Zeta One》都没把这个椅子给落下。电影是讲了一群不怎么穿衣服的女外星人来地球劫持人质的故事。


净化网络环境,还是很辛苦找了两张有衣服的


这些电影里出现的椅子,圆一点的叫球椅Ball Chair是芬兰设计师Eero Aarnio的发明。而这只是他申请赫尔辛基工艺学院的入学考试时,抖得一个小机灵。


因为不会画人像,所以画了一个正坐在椅子上的人,还拿巨大的报纸盖住了身体。结果这张画就成了Ball Chair的最初的模样。




窄一点的是Ovalia egg Chair,就是黑衣人的那把,是丹麦设计师Henrik thorl - larsen根据Eero的球椅改良了一下。


Henrik thorl - larsen


赶上60年代,正是卫星升空和阿姆斯特朗登月,科幻主义定义时尚,这种有未来感形状的椅子一下就火了。


权力游戏里为了铁王座一集就要死好几百人,60年代的时尚圈也是,能坐在Ball Chair拍张照片,就象征着抢到了圈内的第一把交椅。


Catherine Schell

Francoise Hardy

George Lazenby


音乐圈也是,the small faces乐队,四个人非挤在一个椅子里,也算是队员平等不分高低。



无论混哪个行当的精英都流行给家里置办Ball Chair,和玩车的都热衷改装一样,玩椅子的也要换好看的内饰,皮毛和颜色任选,甚至也可以装个电话。



Ball Chair里配内置音箱是那个年代最酷的事。包起来的圆形,围成一个几乎没有干扰的半封闭空间,躺在里面,甚至能仔细分辨出作曲家在音乐里埋下的每一个细微差别梗。


“我把夜市买的收音机放进去,就是立体环绕音箱了。”买了椅子的同事,说这是他为自己创造过最划算的仪式感。


“这是我离外星人最近的一次。”




开盏不那么亮的头顶灯,读上本书,和小时候躺在伞底下打着手电,蒙在被子里看书一样,虽然没人知道在母亲子宫里究竟是什么体验,但都坚信这是同种级别的安全感。


电影《年少轻狂》(Dazed and Confused )里的叛逆少年们最喜欢躲在Ball Chair里呼,大概也是因为这里更安心。



椅子和人体纠缠不清的关系,从各部件的名字就能看出玄机:椅背,扶手,椅腿,每一个都和人体躯干对应。


最美好的愿望是可以整天赖床,但实际算了算,和椅子相处的时间才是一天里最长。既然如此,好像方便工作的人体工学椅是对自己的体贴,仔细想下,周末都和它在办公室独处了12个小时,心头一酸。



能躺在Ball Chair里才算生活,就像待在房间里面的另一个小房间。暂时包裹了自己,与世隔绝,在不受干扰的情况下小睡、听音乐或只是放空。


同事甚至说他都得到了净化:“把自己埋进椅子里像回到母胎。”


“不要叫我”

“躺进去,可以一整天都不出来。”



“尽管它摆在家里,看上去和我厚重的美式家具不太搭配,但是每一个来做客的朋友只往Ball Chair钻,三万块的沙发却没人坐。”


点击阅读原文链接用一把椅子体验外星人飞船的感觉,虽然都说更像回到妈妈的子宫。

标签: 外星椅子科幻世界情色片都有

相关文章

微信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