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次第花开订阅号

顶果钦哲仁波切的闭关

时间:2017-05-26 栏目:其他 作者:次第花开订阅号

顶果钦哲仁波切的闭关我从黎明之前几个小时修行到中午,然后再从下午修行到深夜。中午的时候,我会读书,将经文里的

顶果钦哲仁波切的闭关

我从黎明之前几个小时修行到中午,然后再从下午修行到深夜。中午的时候,我会读书,将经文里的文字念出声,好把经文背下来。我在悬崖闭关处的一个山洞中一待就是七年,在白森林待了三年,在其它山洞和茅屋中待了几个月,周围都是浓密的森林和雪山。

 距离帕当巴山洞不远的地方有一栋小屋,我哥哥雪竹和两位随从会在那里做饭。我的山洞没有门,以前会有小熊来到山洞门口,闻闻气味,却没有办法爬上梯子进到山洞里。外面的森林中有狐狸和各式各样的鸟。不太远处也有豹子,它们把我带在身边的小狗抓走了。附近有一只布谷鸟,也就是我的闹钟。每次听到它叫时,大约是清晨三点钟,我就会起来,开始禅定。五点钟的时候,我替自己煮了一点茶,如此,在中午之前我都不需要见到任何人。到了晚上,我会让火慢慢熄灭,这样第二天早上,灰烬还烫到能够重新点燃的地步。到了早上,我可以不用离座,只要倾身向前,就可以让火重新燃起,然后在我的大锅炉里煮茶。我带了很多书。山洞还算宽敞,高度容我站起来而头不会撞到顶,但是有些潮湿。就像大多数的山洞一样,这个山洞夏天很凉爽,冬天还能保持一些些温暖。

在悬崖闭关处的山洞中,我闭关七年没有出来。我父母偶尔会来看我。那一次闭关始于我十六岁的时候。我所有的时间都坐在一个四面围起来的小木箱里,偶尔才会把腿伸出来。我大哥雪竹就是我的闭关老师,他跟我说,除非我偶尔爬出来,到外面走一走,否则我的双腿最后会变成畸型,但是我一点也不想离开木箱。雪竹也在附近的茅屋中做半闭关修行。和他在一起有一位随从,有时候会到我们家去取来食物和用品,那是骑上三小时马的路程。(我在1985年回到康区的时候,再度遇见那一位随从,他仍健在。)

      许多小鸟会飞到我的山洞中。如果我在指尖上涂一点牛油,它们就会来啄食。我也和两只老鼠一起共享那个山洞。我用燕麦粉喂它们,它们会在我的腿上跑来跑去。我在山洞外放的贡品,都由乌鸦带走了。

连续五、六年我没有吃肉。连续三年我没有说一句话。每天中午,吃完饭后,我会稍微放松一下,看看书。我从来不浪费时间,无所事事。我哥哥雪竹经常鼓励我创作一些祈请文、心灵之歌和诗词,他认为这能够让我在写作上有所练习。我觉得写作很容易,那一段时间,我写了几乎一千页的东西,但是后来我们逃离西藏时,全部都弄丢了。


编辑声明


  

      次第花开微信所发布、回复的一切内容仅作公益性分享、研讨之用,内容仅供参考,不一定代表次第花开意见,请各位师兄明辨。另外,如因作品内容、图片版权和其它问题请邮件联系我们:488734258@qq.com,我们会及时更正。

  次第花开公益团队分享此文的一切功德,皆悉回向文章原作者和各位读者。


标签: 仁波切闭关顶果钦哲

相关文章

微信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