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冷炮历史

流浪骑士:玩转三大伊斯兰帝国的德意志勇士

时间:2019-02-11 栏目:语录 作者:冷炮历史

骑士界的马可波罗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评论区话题丨你怎么看约翰的流浪故事?



中世纪时代的世界,各地区交流的频次远超后人的想象。我们不仅能从史海中寻觅马可波罗这样的幸运商人,也能在崇尚武功的骑士中发现真正的远游者。出生在德意志地区的约翰-希尔特贝格,无疑就是个中翘楚。他的传奇人生在很大程度上能使马可波罗等人都显得黯淡失色。而他的事迹本身,又是骑士阶层在中世纪即将结束时的转型先兆。


所以,即便你从不知晓约翰骑士的故事,也应该静下心来聆听这段非凡往事。


远离故土

约翰-希尔特贝格出生于一个德意志的骑士世家


1381年5月9日,约翰-希尔特贝格出生于德意志南部的慕尼黑附近。他的家族历代都是巴伐利亚公爵的御马总监、亲卫队长官或者参谋。因此,年仅15岁的他便以骑士侍从身份,参与了著名的尼科波利斯之战。也因此开启了自己多灾多难的后半生。


在这场被很多人称为“最后的十字军”战争中,约翰与他的众多西欧同僚一起,收获了苦涩的失败。由匈牙利国王与勃垦第公爵牵头组成的联军,因为内部不和与指挥失误而沦为一盘散沙。在法兰西骑士们盲目栽入奥斯曼土耳其近卫军的阵地后,位于二线的德意志-匈牙利骑士还刚刚开始冲锋。但两翼的罗马尼亚人已经开始撤退,任由盟军被鲁米利亚军团的西帕希骑兵和塞尔维亚王国的骑士包夹。因此,包括约翰本人在内的众多人就沦为了包围圈内的俘虏。


约翰参加的首次大规模战役 就以惨败而告终


这件事本身就可以被视为中世纪骑士阶层的战争实力退化。在约翰出生的年代,过往的实战性演练已经被更有观赏性质的个人单挑所取代。大部分骑士都被训练的精于厮杀而又缺乏整体大局观。因此,在几十年的英法百年战争与尼科波利斯战役中,屡屡被精心布阵的对手挫败。


土耳其人把每3个俘虏捆绑为一组,带到苏丹巴耶济德面前。根据伊斯兰法律,战俘是俘获者的财产,但苏丹有权享有五分之一的战利品。因此,有50名身份最高贵的战俘被挑选出来,用于交换高额赎金。其他不愿意皈依真主而又没什么价值的人,责被苏丹下令大开杀戒。只有少量年轻男孩被再次挑选出来,专门送到了当时与奥斯曼关系不错的白羊王朝、金帐汗国和马穆鲁克埃及,作为苏丹炫耀武功的战利品。而且无论在什么地方,从小就接受武艺训练的骑士或扈从,都是不可多得的优质兵源。


许多没有价值的十字军战俘被土耳其人屠杀


巴济耶德的长子苏莱曼,发现年轻的约翰长相俊美,就让刽子手刀下留人。他也因此逃过一劫,但被迫按照土耳其人的意思,立刻宣布皈依伊斯兰教。然后在众人的簇拥下,被推上马背,甚至是在众人围观中接受割礼。


接下来的6年里,约翰都是苏莱曼的跑步侍从。期间,他先是参与了君士坦丁堡防御战。所对面的将领,就是尼科波利斯战役中的友军,被家人赎回欧洲的法国骑士布锡考特。后来,约翰又追随者主人在小亚细亚、西里西亚和埃及四处征战,从而学习了不少军事技能。


短短数年 约翰就从十字军变成了对面阵营的奥斯曼近卫 


转战亚洲内陆

21岁这年 约翰又为奥斯曼人参加了安卡拉之战


1402年,21岁的约翰又迎来了人生中的第二次转折。在可以与尼科波利斯战役齐名的安卡拉之战中,奥斯曼大军被来自中亚的征服者帖木儿击溃。位于中央阵地的奥斯曼近卫军,几乎留在原地血战到最后一刻。一些皇室的高阶贵族与侍从,也在随后的绝命突围中被俘。约翰很不幸的再次成为俘虏,并有幸目睹了不可一世的巴济耶德被帖木儿关在笼子里取笑。


但和奥斯曼人的风俗类似,中亚帝国也总是对所有他们认为有用的人敞开大门。帖木儿的身边不仅有大量的蒙古-突厥贵族,还有阿拉伯人与波斯人的大臣,更有亲自招募的希腊人扈从。来自德意志地区,而已经被奥斯曼人教化过的约翰,也难以逃过中亚征服者的人才网络政策。


战后被俘的约翰 又目睹了奥斯曼苏丹被关进笼子羞辱


随后,他跟着帖木儿入侵亚美尼亚和格鲁吉亚。期间,约翰曾经在底格里斯河上游的牧场里,给帖木儿大军放牧。利用这个机会,他与当地的亚美尼亚人有很多接触,粗略学习了本地历史和语言。从两百年前的十字军东征开始,亚美尼亚人就很欢迎来自西欧的教友。在约翰眼中,亚美尼亚人也是骁勇的战斗民族。只是因为人口不多且国家体量有限,该国在当时被一分为三,不能有效的整合内部资源。


不久,约翰又追随帖木儿大军穿过了阿拉斯河。一行人经过伊朗高原,来到了帝国首都撒马尔罕。在成为了帖木儿本人的封臣后,约翰更是参与了帝国对印度地区的征战。帖木儿为此组织起了400000人的队伍,并花了20多天穿越沙漠。因为组织严密,全军只用8天时间就穿越了兴都库什山,从开伯尔山口冲入印度。德里苏丹不仅派出了与帖木儿大军同等数量的人马,还有400头背上驮着塔楼的战象。这些曾和亚历山大及默罕默德-加兹尼交手的巨兽,一度让帖木儿军的战马也畏葸不前。


正与印度象兵激战的帖木儿骆驼部队


好在帖木儿的谋臣指出,战象貌似威风,但是一旦失控就会不分敌我地横冲直撞。他们接着出动了大量骆驼,在其身准备了点燃的木架。在这种攻势面前,印度人的军队很快崩溃。帖木儿趁机对德里围攻10日,并使用屠城等恐怖手段来震慑那些还不缴械的人。已经成熟不少的约翰,就在现场默默的注视着此类事情。


这场灾难之后,他又跟随帖木儿转战阿塞拜疆和叙利亚等领地,并记录了帝国军队在各地的诸多暴行。但帖木儿本人对于基督徒的态度则更值得玩味。他一面在攻下城市后,优先屠戮基督徒守军。一面又在外交上同欧洲的各种基督教王国联合。除了优待西班牙大使克拉维约,还同苟延残喘的君士坦丁堡传达亲善。最后又让居于小亚细亚半岛北部的特拉比松希腊人,为自己准备一支海军。


帖木儿军队每次攻克城市都会优先屠杀基督徒守军


这些看似矛盾的逻辑背后,是帖木儿为满足个人野心而更加大胆屠戮的众多穆斯林城市。毕竟,任何精分表现的背后,都掩饰着施暴者的难言之隐。约翰虽然是局中人,但在大部分时候都更像是第三人称视角的中立观察者。他和众多基督教封臣一起,成为了帖木儿帝国施行国际统战策略的吉祥物。他们的个人才华与履历,又是帝国内众多王公贵胄所需要利用的。


1405年,帖木儿因为妻子出轨和部将背叛的打击而气急败坏。积劳成疾的中亚杀星,最后死在了远征明朝的途中。已在宫廷混迹一段时间的约翰,选择跟随帖木儿的一个儿子--罗克沙阿。他是呼罗珊地区的领主,也是父亲死后的最高权力争夺者。约翰跟着他参与了对马赞德、大亚美尼亚及撒马尔罕的一系列远征。但徒劳的征战还是没能让罗克沙阿问鼎权力的最高峰位置。


先前,在土库曼人的黑羊王朝首领卡拉-优素福被帖木儿击败后,约翰的领主罗克沙阿留下一支军队,归自己的兄弟米兰沙阿指挥。在米兰沙阿被卡拉-优素福反攻斩首后,他又改投到了罗克沙阿的儿子阿布贝格门下。每次他都能遇到很多来自亚美尼亚的东仪天主教徒和希腊正教徒。


约翰几乎参与了帖木儿个人后期的大部分军事行动


北上之旅

金帐汗国成为了约翰东方游历中的第三站


由于接受了领主的任务,约翰和其他四个基督徒去往亚美尼亚的重镇埃里温。在完成任务后,他们又结识了金帐汗国的王子切克雷。这位王子邀请他们一起北上,帮助自己夺取金帐的大汗之位。一行人便沿着里海西岸前进,进入了金帐汗国的东部领土。


根据约翰后来的回忆,他在金帐境内切身体验了马可波罗和13世纪教廷使者所描述的蒙古式游牧生活。那些人一年四季都在不同的牧场间转场。因此,除小米之外,鞑靼人几乎不种植任何粮食。既不吃面包,也不喝啤酒或葡萄酒。经常性的口粮是用母马和骆驼挤的奶,也包括这些牲畜的肉。


约翰在金帐汗国境内体会了最原始的游牧生活


当新的大汗被推举出来,鞑靼人会让他坐在白毛毡上举起来三次,在整个帐棚里转。再让大汗坐在宝座上,给予一把金色的剑。最后,继位者还要按照惯例进行宣誓。


已经见多识广的约翰还得出结论,在异教徒中没有比鞑靼人更好战的族群。他们也慷慨的向约翰传授了自己作战和行军的作风。当缺少食物时,就在马身上割出不致命的伤口放血,再把血煮熟了喝掉充饥。在长途跋涉中,把干肉切成薄片,放在马鞍下面。这样在行军途中就能坐在马背上开吃。但所有的肉类也必须腌制起来,以防发生变质。


约翰在金帐汗国也能找到很多教友


当然,在金帐汗国的治下,还有很使用其他语言的居民。犹太教、希腊正教、天主教和伊斯兰教都能在这里被找到。比如热那亚的殖民地卡法,就处于金帐大汗的保护之下。城市四周环绕着两堵城墙。内墙之中有6000所房屋,居住有意大利人、希腊人和亚美尼亚人。外墙内还有11000个房屋,居住有许多希腊人、亚美尼亚人和叙利亚人。所以,这座城市内就需要三个主教,一个是拉丁人、一个是希腊人和一个是亚美尼亚人。此外,众多异教徒也享有自己的特殊寺庙,包括犹太人的两个会堂。


黑海沿岸的木材、小麦、奴隶还有贵金属,就是从这里出发。穿越深色的海面,通过博斯普鲁斯海峡和达达尼尔海峡,销往奥斯曼帝国和欧洲。


约翰因为之前的战斗经验丰富,并有跟随帖木儿作战的履历,所以在金帐汗国获得了爵位和自己的牧场。在为金帐汗国服务期间,他参与了对西伯利亚的探险,帮助汗庭打击了诸如阿斯特拉罕、喀山与西伯利亚汗国等地方势力。征伐之余,约翰带着部下,坐着狗拉雪橇探索了北方的冰雪世界。这次远征之后,切克雷正式加冕为可汗,约翰则按照鞑靼人的生活方式又度过了一段特殊光景。


克里米亚半岛因意大利殖民地存在而比较富裕


朝圣之旅

金帐汗国的继承权争斗 迫使约翰出逃


大约在1423-1424年前后,切克雷大汗去世。约翰继续追随大汗麾下的曼祖克,成为了后者的高级幕僚。但是曼祖克却受到汗位继承人的追杀,迫使主仆二人一路流亡,逃跑到了克里米亚半岛避风头。


随后两人就一路南下,拜访了爱琴海两岸的希腊腹地。拜访的地方包括塞萨洛尼基、加里波利和阿德利亚堡等地。他发现希腊地区虽然古迹遍地,但是因为饱受战争破坏而非常残破,农业产出并没有想象中的肥沃。除了萨洛尼卡比较有活力之外,其他地方都乏善可陈。


埃及的马穆鲁克王朝 成为了约翰的第四站


这次逃亡的终点是埃及的马穆鲁克苏丹国。约翰拜访了马穆鲁克人奢华后宫,目睹了让人眼花缭乱的各族嫔妃。马穆鲁克精英骑兵的骑术和武艺,也令欧洲骑士出生的约翰是赞叹不已。他借机参观了有名的金字塔,还造访了以亚历山大帝命名的港口大城。


生活在15世纪的约翰发现,很多建造于公元5世纪之前的古罗马供水系统还在发挥作用。更早的亚历山大灯塔遗迹也依然清晰可见,甚至被马穆鲁克守军安装了观测来袭舰队的大镜子。不过在大部分时间里,城市都享有和平与繁荣。大量来自意大利的商人,在城里建立的外交机构和独立的社区。这显然不是约翰所期望的归宿。


15世纪伊斯兰手抄本上的亚历山大灯塔


和其他穆斯林大城市一样,亚历山大有巨大的白人奴隶市场。约翰可以在那里看到亚美尼亚人、希腊人、格鲁吉亚人和罗斯人正被待价而沽。但只有那些来自高加索山区的切尔卡斯克部族,才更有机会成为精锐的马穆鲁克骑兵。当地人会把一些自己生的孩子当奴隶卖掉。如果自己的产出不足,就拐卖或者抢劫周边部族的孩子去进行倒手交易。


由于苏丹的资助,两人又得到了一些金钱支持,可以前往耶路撒冷朝圣。当主角来到了耶路撒冷时,看到整个城市因为人口稠密且缺乏自然水体,而变得极度缺水。但城外经济庄园里却有一种名贵的经济作物--香脂树。这种香料从上古时代开始,就是制作敬神圣香的珍贵原料,因此畅销于各地的教堂。城市居民的重要收入来源,就是贩售这些香料。他们的语言则与周围的阿拉伯部落截然不同,是一种结合了阿拉伯语、希腊语和十字军法语而形成的混合语种。


15世纪的圣城耶路撒冷


在当地基督徒的指点下,约翰看到了《圣经》故事场景的发生地和圣经人物们活动的地方。他以极大的热情和德国人特有的严谨,对照着《圣经》进行了详细考察。为今人留下了14-15世纪耶路撒冷城区的详细考察报告。


离开圣地后,曼祖克和约翰又造访了南方的另一个圣地--麦加。最后才一路北上,沿着小亚细亚的海岸回到了克里米亚。希望收回自己的金帐汗国的土地和地位。


香脂树成为了耶路撒冷人的重要经济收入


重返家园

热那亚人的国际贸易航线 成为约翰的回家之路


然而,金帐汗国的新可汗继续奉行驱逐曼祖克的法令。主仆二人只逃到高加索山下的黑海城市阿布哈。在那里,约翰遇到了4个同样在尼科波利斯之战中被俘的欧洲人。他们下定决心回到西欧的母国,离开异教徒的土地。


经过一番筹备,5个人在夜里骑马逃到海边。他们利用营火引发了一艘意大利商船的注意,并通过背诵主祷文、万福玛利亚和基督教的信条,证明了自己的基督徒身份。但在上船后不久,意大利商船就被3艘土耳其海盗船追踪。经历了三天的海水追逐,一行人才安全驶入了黑海南部的希腊港口锡诺普。随后,这艘船又来到了君士坦丁堡,船长将约翰等人交给了拜占庭皇帝。


皇帝约翰八世 成为了他的临时保护人


在了解几个人的身世和经历后,皇帝约翰八世热情地接待了几位勇士。他们还被特意安置在东正教大牧首的家中,化妆成大牧首的仆人,以防止城中的奥斯曼使者和商人认出曾在奥斯曼宫廷中服务的约翰。借此机会,约翰在君士坦丁堡住了3个月,逐渐改掉了鞑靼人的衣着和习俗。利用这段时光,风尘仆仆的德国骑士又得以游览这座千年古城。


虽然历经了十字军的破坏,但城里的圣索菲亚大教堂、大竞技场还有皇宫建筑都十分雄伟壮丽。巨石建筑上有五颜六色的大理石,如同罗马盛世的回光返照般绚丽。据约翰回忆,原本在圣索菲亚大教堂的穹顶上有5个大金盘。但已经有两个圆盘被拆下来熔铸金币,用来充作抵抗奥斯曼土耳其入侵的军费。在那次危机全城的战争中,约翰就以战俘身份为奥斯曼人作战。


约翰看到了查士丁尼雕像 却已经看不到上面的金苹果


同样的命运,也体现在查士丁尼大帝的骑马青铜像上。雕像本身仍旧神气屹立在大理石底座上,穿着古代英雄般的铠甲,向着东方昂首挺胸。但原本放置在皇帝手里有一个金苹果,已经在数次战乱后消失。拜占庭人自己也不知道金苹果的具体去向,显然他们没有能够利用这块贵重金属的资源来保护自己。


在荒草丛生的大竞技场,约翰还目睹了末代拜占庭贵族们的战争技艺训练。虽然依然是以罗马正统自居,但参与者的武器和战术都已经带有浓郁的突厥骑射风格。一群人穿着突厥式的帽子和袍子,在马上将插着羽毛的毡帽扔到半空中,再让对面的同伴射击。在整个过程中,参与者都不断策马来回跑圈,并要在毛毡落地前射中目标。


15世纪 已经破败不堪的大竞技场


参观完君士坦丁堡后,约翰终于从有机会从海港出发,踏上了最后的回乡之路。他们向北从黑海进入东欧内陆,穿过了瓦拉几亚、匈牙利和波兰。随着沿途的人文环境愈发熟悉,约翰-希尔特贝格终于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巴伐利亚家乡。他将自己的故事写成回忆录,并请专人校对整理。


这位充满传奇色彩的德国人,也就此成为了骑士中的马可波罗。他的履历也被人们作为津津乐道的话题。


约翰目睹的拜占庭军队 已经与土耳其人无异


时代的缩影

约翰的传奇 为骑士阶层在新时代增添了不一样的路线选择


相比历史上的很多伟大骑士,约翰-希尔特贝格并不以卓越的战功而留名青史。但他那多灾多难的游历经过,却是很多中世纪晚期骑士的人生预演。


由于欧洲社会形态的发展和世界整体军事水平的提升,作为军功贵族阶层的骑士已经很难在战场上独当一面。尤其当战争训练逐步退化为礼仪性的竞技,日益庞大的骑士阶层也开始出现了严重的内部分化。一些位高权重者将成为国王宫廷中的高级官吏,一些仍旧渴望军功的下层则会逐步成为职业化常备军军官。如果这两头都无所着落,那就只能收拾行囊,踏上去往海外探险的另类征程。


将会有越来越多的骑士 成为近代大航海的先锋


在约翰还在东方世界摸爬滚打之时,葡萄牙人已经开始了探索非洲海岸的长期行动。越来越多的骑士,将作为早期探险船队的指挥官和决策人,参与大航海时代的彩排。约翰留下的东方回忆录,也是这些人在之后一个多世纪里,理解非基督教世界的重要参考读物。受惠于约翰遗产的骑士后辈,将包括大名鼎鼎的迪亚士、达伽马和阿尔布克尔克。


尽管约翰的游历是出于被迫,而后来的海外开拓者则基于主动,但他们都是这个历史进程中的必然产物。约翰在东方被迫使用当地人的战术与风俗生存,而后来者会日趋强势的将源自中世纪欧洲的战术、技术与风俗,带往永远神秘的东方世界。


冷炮历史-骑士系列

完美骑士:四朝元老马歇尔与他的传奇人生


悲情骑士:法兰西元帅布锡考特的人生传奇


分享本文 写作资料
请扫描下方 二维码 
加入冷炮的 知识星球

标签: 帝国三大伊斯兰德意志玩转

相关文章

微信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