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流感青年

你告诉我世界是这样的 可是我为什么要相信你丨婵婵论道

时间:2019-01-11 栏目:其他 作者:流感青年

达利 三个狮身人面像比基尼装饰画文/婵婵/本文由微信公共号读书有疑(doubtsinreading)授权转载

达利 三个狮身人面像比基尼装饰画


/婵婵/本文由微信公共号读书有疑(doubtsinreading)授权转载。


每天在互联网上诞生的数不清的文章中,有一种文章特别显眼,似乎你不打开它瞅一瞅就对不起自己那颗爱八卦的心。这种文章爱以探究的口吻来命名,无论是疏理李晨同学历位大眼睛尖下巴的前女友,还是研究秋裤的历史、蕾丝的来历以及白马王子的恋尸癖,“为什么”、“怎么”、“如果”、“怎样”……这样的词始终伴随它们的左右。我把这样的文章称为“果壳体”。后起之秀“大象公会体”,更是将这种文风深深地镶入了人文领域。


探究历史已经在科普狂飙突进的今天,变成了一项平民运动。这项平民运动如何开展,不再依赖作者的学识有多渊博,而严重依赖媒体的热点和搜索引擎的无限。无论你读高中时的历史有多差,能不能记住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大咖、抗战时期的左联作家,只要你能联系热点,想到奇葩的问题,你就能通过搜索引擎找到与之相关的种种历史,完成一篇博眼球的文章。


你和历史学家的差距只有那么一丢丢


很明显,技术让数不尽的信息和知识唾手可得,前提却是你能不能换一种思路,提出一个好的问题,才能对这些知识进行一番有条件的筛选,你不需要像发展心理学家所说的那样,把所有知识点都存进长期记忆,只需要在工作记忆中盯着提出的问题对知识点进行归纳取舍就好。如果你擅于提出问题,那么你和历史学家的差距,可能并不如你以为的那么遥远。


如今这个社会,就像《绝佳提问:探寻改变商业与生活》这本书中说的那样,“我知道”已经毫无价值,问得漂亮才是关键。问题已经变成了信息的过滤器,如果我不问问题,我简直不知道我要去关注什么,相信什么。


惊人的反转不仅表现在写文章上,如果你翻看卫视中市场化最狠的芒果台和中国蓝下半年的电视剧预告,你就会发现,现在的电视剧全是在最大范围地迎合观众的口味,而不是像从前那样我行我素,真的在表达一个政治正确的观点。


当沉重的抗日历史都能充当男神女神谈恋爱的陪衬时,政治正确彻底沦为应付某局的表面工夫,所有的一切都被打上产品化思维的标签,哪怕产品看上去很烂俗。如果你不能对观众的品味和流行风向进行一番探寻,你就很难制作出一部大受欢迎的电视剧。而即使你探寻了,也只是刚刚踏入了门槛,电视剧能不能畅销,还得看你对你的探寻做出了怎样的执行。


所以,探寻其实有两个方向。一个是疏理历史,一个是寻找未知。科普历史的文章只是小case,最高级的探寻其实是两者的结合。在《绝佳提问》这本书中,作者列举了数不清的例子来说明一项伟大事业的诞生最初可能只源于一个小小的问题。发明假肢的那位同志他觉得医院给他安装的假肢太难看,于是他问,为什么他们能让一个人登上月球,却不能制作一只体面的假肢?发明爆米花的那位同志,他站在磁控管旁边发现口袋里的一颗糖融化了,于是他问,既然糖能融化,那么玉米能不能变成花?


如果你不挑战权威,权威就会来碾压你


当一切发明与创新的源头只是一个简单的问题时,我们需要纠结的是,为什么是他而不是我问出这个问题。


人人都有一颗八卦的心,但不是人人都有八卦的能力。通常我们更习惯于默默地接收信息,而不是去张扬我们对信息的主观看法,尤其是当这种信息是来自某种权威时。这个权威可能是老师的意见、专家的说法、政府的公告。事实上,探寻式问题最害怕的便是来自权威无形中加注在人心头上的恐惧。这种恐惧在东亚社会尤甚。


当一个人在一个领域工作很多年后,他便能成为这个领域的专家。过去,我们会以这样的专家马首是瞩,让历史掌握在少数老年人手中,但是现在,这样的专家反而会因为长期浸淫在同一个领域中而对领域内的一切习以为常,进而丧失了探寻的能力。任何外来的新鲜血液都可能会是这个领域的新亮点,但是前提是,专业外的人,要敢于提出问题。


这个就像小朋友们爱问天为什么是蓝的一样。当我们在人类社会活到成年时,我们就成为人类的一枚“专家”,我们理所当然地认为,天空就是蓝的呀,直到有一天,初来人间的小朋友问我们,天为什么蓝的呢,我们才忽然发现自己并不能马上回答这个问题。


发明了即时成像相机的那位同志说,你需要与一位充满好奇心和童真的三四岁孩子为伴,那么他就能发现你错过的东西。你可以尝试调整自己看待世界的方式,这样一来你的世界就能与这个充满好奇心的孩子更加接近。这件事给我们的提示是,权威们要醒醒了,鲜肉们活泛起来吧,世界是你们的。


向内探寻,方见初心


把权威抛在脑后,你就能提出一个好问题。但是比提出一个好问题更难的却是,如何将问题付诸行动。100个人提出了问题,最后99个人成了炮灰。在《绝佳提问》中,作者在不同的篇章中讲述了很多提高执行力的方法。


首先,你需要有联想的能力。将已知的一切进行重组。所有的创造力都来自已知。

其次,你需要有观察的能力,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鬼。所有的成功都是鬼变成了人。


再次,你需要有分解的能力,将一个问题分解成不同的问题,然后一一攻破。所有的成功都是无数小成功的集合。


最后,你需要有专注和分心的能力。专注时前进一步,分心时后退一步。所有的成功都需要在进退之间找到平衡点。


我知道你会说,这些太空泛。但是如果你结合很多成功者的例子来看,你就会发现,一切只源于你有没有初心。问自己一句:我为什么要这样做?


许多许多的创业者,他们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做,不喜欢从前的老板?不想赚点死工资?想要扬名立万,变成第二个马云?No,初心从来不是任何外在的获取,而是源于内在无止境的好奇。如果你对这个已经被互联网打破的世界充满着好奇,你就会看到,历史有趣,但是未知更有趣。




读书有疑


嗨,这里是读书有疑。


每天推荐新书、文摘、热辣点评、短篇阅读等。

文章选择宗旨就是有趣、有品、有疑,欢迎订阅本站。
微信号:doubtsinreading


标签: 世界论道是这样我为告诉我

相关文章

微信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