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香港电影

闭上眼睛听,我就回到了1996

时间:2019-02-11 栏目:其他 作者:香港电影

文 | 令狐空来源丨淘漉音乐九十年代的乐坛就像是创世纪的诸神时代,随便翻开哪一年的音乐榜单都是满屏的神仙打架


文 | 令狐空

来源丨淘漉音乐



九十年代的乐坛就像是创世纪的诸神时代,随便翻开哪一年的音乐榜单都是满屏的神仙打架。


在这个十年,华语乐坛经历了从翻唱日韩hit曲到原创音乐意识的觉醒、从香港乐坛到台湾乐坛的倾斜过渡。


从舶来品的养分中孕育出了一股真正的流行音乐意识流,成功延续了华语乐坛的下一个黄金十年。


但回看整个90年代到00年代的过渡,我们会发现,很多传奇的开启在1996年就已经埋下伏笔。




诸神时代的黄昏余晖


1996年,16岁的谢霆锋还叫小谢,只扎着一边衬衣在叱吒乐坛上表演唱跳舞曲。


但王菲却发表了一张叫《浮躁》专辑,大火。并很快以“Pop Diva”的标题登上了美国《时代》封面,亚洲“天后”地位无可动摇。



而刚刚凭借300万张《忘情水》唱片销量登上央视春晚从此爆火全国的刘德华,在红馆又连开了20场演唱会。



那一年的叱咤乐坛榜单中,获得我最喜爱的男歌手、我最喜爱的歌曲大奖和叱咤乐坛男歌手都是张学友,张学友,张学友。


△《忘记你我做不到》专辑


《忘记你我做不到》这张国语专辑超越了当时风头正劲的邓丽君《甜蜜蜜》和谭咏麟的《爱在深秋》,成为华人唱片销量历史的第二名。


当然,第一名还是属于张学友,《吻别》,歌神的唱片销量在90年代就属于一个bug级别的大魔王。


成龙的《警察故事4之简单任务》和周星驰的《食神》撑起了1996年的香港电影大半的排面。


《警察故事4之简单任务》不仅是成龙主演香港票房最高的电影,也是扮演陈家驹上司的演员董骠生前的最后一部电影演出。


△《警察故事4之简单任务》剧照


而《食神》中贡献的经典台词,让无数像我一样的90后在千禧年之后反复追忆香港的1996。


△《食神》剧照


1996年的上海街头,已经可以看见骑着凤凰牌自行车的男生载着女生cos黎明和张曼玉的那张经典电影海报,《甜蜜蜜》。


△《甜蜜蜜》剧照


而1996年的香港,所有人都在为回归这件事惶惶不定,流行音乐作为最直接的情绪宣泄出口,也正经历着焦灼不安的转型动荡,每一个港人都在等待一种文化身份的明确。


除了张国荣的《红》。



不管皇后大道东上有没有皇宫,只要印上张国荣的名字,就足以掀动整个港圈的风潮。


1996年的李宗盛没有唱歌,但他怀着满腔爱意为刚刚签约滚石不久、准备转型的林忆莲制作了第二张专辑《夜太黑》。


一首《我明白》的经典对唱随着两人感情的消逝,如今也已成为绝唱。


△张艾嘉与李宗盛


后来的李宗盛还在不停写歌,只是不再有林忆莲的名字。


三年后,歌迷们将会开始大规模地惋惜四大天王退出颁奖典礼和一众神仙的渐渐隐退。


但在1996年,暂且还无需悲伤。


因为,陈奕迅和张惠妹都在这一年正式出道了。




歌神在这一年有了继承者


1996年的唱片界简直像是开了挂。


2017华语数字音乐专辑销量专辑排行榜上的第一名是李宇春,卖出了120万张。


但在1996年就卖出超过120万实体专辑的人名有:张惠妹、林忆莲、张学友、王菲、郑秀文、许茹芸、任贤齐等等。


在这些人之中,带着新人光环的张惠妹出道的第一张专辑就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


△《姐妹》专辑


《姐妹》在IFPI榜上连续蝉联9周冠军,台湾销售量达121万张,全亚洲销量超过400万张。


要知道这一年已经成为天后的林忆莲,最好的唱片成绩也只是250万张而已。


这张专辑的销量甚至让张惠妹的公司惊喜到忘记报名第8届金曲奖。


此时的乐坛在走向世纪之交之前,正处于一种蓬勃又动荡的交接时期。


所有的人,都在等待一个新的大魔王诞生。



李宗盛曾经说过,“华语圈融合之后,最大的最成功的跟最本土的所谓天后,就是张惠妹。”


在张惠妹出现之前,台湾本土乐坛几乎处于香港的统治之下,甚至连唱片卖过百万的本土歌手都寥寥无几。


张惠妹的到来,引导的不只是华语乐坛从香港到台湾的倾斜,更是带着原住民的蓬勃野性,彻底颠覆了女性歌者的刻板印象。



出道即天后,正是张惠妹的魅力。


这一年的张惠妹出道即登顶,但这一年的陈奕迅却还要在诸神时代的余晖中沉静两年,才能彻底迎来属于他的时代。


因为1996年的香港乐坛仍旧属于神仙打架的光辉时刻。


有一个比他更早发力的艺人,在这一年终于成功抢滩登陆。这个人就是郑秀文。


△《号外》封面


现在你看到电影里那个百变发色的精致港女代表郑秀文,还会想起其实她曾经和梁咏琪一样,也是玉女派歌手的代表人物吗?


经过了从清纯玉女到百变小天后的定位转变,随着她染的那一头震动全港的标志性黄发,郑秀文在1996年终于迎来了第一个巅峰的爆发。



她用一口不算太标准的普通话,唱出了她饰演过的电影角色中每一种为爱痴狂的影子。


△电影《孤男寡女》


我们的故事爱就爱到值得

错也错的值得 是执着是洒脱

留给别人去说

用尽所有力气不是为我

那是为你才这么做


这张国语专辑《值得》一经推出,在台湾卖出70万张,蝉联IFPI榜六周冠军。


至今仍是其他香港歌手难以超越的记录,而其中一个排在她前面的香港歌手,正是张学友。


那一年大热的《刑事侦缉档案》出了续集,成为了当年收视冠军,郑秀文唱的片尾曲《爱的挽歌》也大受欢迎。



同年,在年尾的乐坛颁奖礼上,郑秀文第一次压过王菲拿到“最受欢迎女歌星”,开始了和王菲轮流坐这个位子的轮换时代,正式稳坐香港乐坛天后宝座。


回看陈奕迅的1996,21岁的他站在新秀舞台上饱含深情地唱着张学友的《望月》。



不出意料的成为了那一届新秀大赛的冠军,并成功签约华星,赶在1996年年底发表了他的第一张专辑。


那个时候的陈奕迅还没有《十年》、《K歌之王》这样的经典曲目傍身,他在录音棚里待了50个小时,交出了他的第一首歌《游离份子》。



爱看似是没了期

要说永远偏偏不合理

爱上了你却在我心中已预期

离别你 怀念你 重觅你

却未忘记你


这张专辑的存在感从出道到现在都不算太高,但听过演唱会的人一定会知道这首歌。


因为它是陈奕迅首张专辑的主打歌,也是由陈奕迅亲自参与作曲的第一首歌,更是每场演出会结束的固定拉闸曲。



好想唱一阕歌

叫你认清楚我

我也曾到来庆贺

好想唱一阕歌

见证日子怎过

哪个时势能没有歌


在当年的初版专辑封面旁边印了这样一句话,“在这个年代,再没有这样的一把声音了”。


当时的陈奕迅笑说,太抬举他了。


一年后,每一个怀疑当初海报上那句话的人,都回头说了一句,真香。





那些无法被忽略的声音


1996之所以传奇,不仅仅是因为它处在众神时代的高光之中,更因为在这高光之下,笼罩着无数年轻、澎湃的潜力新声。


1996年的金曲奖虽然错过了忘记报名的张惠妹,但仍然丝毫不减其含金量。


是因为那一届的最佳新人奖,颁给了24岁的“铁肺”彭佳慧。


△《走在红毯的那一天》


2013年,41岁的彭佳慧在《歌手》舞台上唱着《走在红毯的那一天》,激起了无数人的回忆和鸡皮疙瘩。


但如果她愿意唱另一首帮她拿下金曲最佳新人奖的《旧梦》,光是中间那段无词哼唱就足以让所有人重新认识什么叫做惊为天籁。


拾起一片回忆如叶落

再也想不起难忘的是什么

独自徘徊旧梦中


如果时光机真的存在,回到1996年的冬天你会发现,大街上每个女孩都戴了一个毛绒绒的耳罩。


校园广播里响起的是同一个温柔清冷的女声,仔细听,是19岁的范晓萱在唱《雪人》。


雪 一片一片一片一片

在天空静静缤纷

眼看春天就要来了

而我也将 也将不再生存


△范晓萱


仿佛就是从那一年开始,在圣诞节对喜欢的人说Merry Christmas变成一件公开的少女心事。


那一年的台湾,最不缺的就是干净温柔的女声。


1996年,19岁的周蕙刚刚从中华艺校毕业,趁着假期录制了一张CD作为自己的毕业纪念,接着就要准备去英国继续深造。


但就是这张简单粗糙的CD,却让当时的知名音乐人季中平惊为天人,这才有了三年后的《约定》和《周蕙精选》。


△周蕙


在周蕙还没有红遍大陆的时候,22岁的许茹芸凭借空灵缥缈的“芸式唱腔”一炮而红。


在这一年,除了令她爆红的专辑《泪海》,还有三首冠军单曲《如果云知道》、《独角戏》以及《突然想爱你》,一起奠定了许茹芸和李玟、张惠妹并称“台湾歌坛三大天后”的地位。


△许茹芸


但这一年,还有一个人,只用一首歌就足以和许茹芸的三首大热冠军单曲媲美。


她的名字叫辛晓琪,这首歌就是后来被誉为“失恋者之歌”的《味道》,辛晓琪凭借这首歌拿到了1996年香港年度优秀国语歌曲的金奖。


想念你的笑 想念你的外套

想念你白色袜子

和你身上的味道

我想念你的吻 和手指淡淡烟草味道

记忆中曾被爱的味道


直到唱了《味道》的很多年后,辛晓琪偶然在机场闻到了前男友的古龙水香味,那是她第一次感觉到。


“原来某个在记忆中特定的味道,对一个人是那样的重要”。


或许有人会觉得,1996年的台湾乐坛会因为少了罗大佑、李宗盛这些大哥的影子,缺少了低沉浑厚的男声存在,少了许多直达心底的震撼。


然而事实上,那一年的台湾乐坛的男声依旧轻易地到达了你的心里盘桓。


因为在1996年,已经有人去过《挪威的森林》。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森林,也许我们从来不曾去过,但它一直在哪里,总会在那里。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


“我是街上的游魂,你是闻到我的人”,有谁能想到这句被用无数文艺青年用烂的句子,其实是出自伍佰之口。


在《挪威的森林》发布的前四年,伍佰几乎唱遍了台湾所有的音乐节和Live House,“Live之王”的称号让他获得了轻易抓住听众耳朵的超强能力。


如果你听过伍佰的现场,就会明白他的声音是如何像“夏夜袭人的凉风一次次激荡那个年代人们心底的悸动”,并且还在激荡。



1996年的台湾似乎被伤心的情歌统治了,那一年几乎所有的流行金曲都或多或少的有几分情伤的影子。


而任贤齐就是在这一波伤心情潮下凭借《心太软》被人们熟知,开始了他的一代传奇。


和其他歌手不太一样的是,任贤齐是从大陆返红回台湾的。


1996年的任贤齐挣扎在公司被收购、自己因为业绩不好面临失业裁员的危险边缘。


就在他成为滚石唱片解约艺人名单之一时,1996的上半年,他推出了专辑《依靠》。


△《依靠》专辑


半年之后,再度推出了改变自己一生的专辑——《心太软》。


《依靠》开篇即高潮的唱法,让这首歌的旋律变得无比抓耳,不需要听过全曲,但只要前奏想起,大街上每个人都能哼上几句。


原本按照任贤齐的计划,《心太软》是滚石给他最后的机会,如果这张唱片仍旧卖不动,他就要转行去投考体育新闻记者。


没想到,就是这张专辑把他从转行的边缘直接送上巅峰。


当时一直力保他的制作人陈焕昌曾经笑言,要是“拿到(心太软)所有版税的话,可以买下一座紫禁城”,最后让盗版商赚了各彭满钵满。


90后可能不太能够理解“天桥底下卖盗版碟”的意义,但至少在那几年里,有无数盗版商贩仅靠倒卖唱片就能发家致富在五环买房了。




那些给时光留下印记的旋律


民谣,也许会是1996年的内地音乐关键词。


不管是田震的乡村民谣,还是高晓松的校园民谣,基本上场场爆满。


那一年的田震和崔健一起站在台上,一个乡村民谣,一个先锋摇滚,代表了中国内地乐坛的两种顶尖力量。


山上的野花为谁开又为谁败

静静地等待是否能有人采摘

我就象那花一样在等他到来

拍拍我的肩我就会听你的安排


30岁的田震在1996年已经经历了几度沉浮,但这一年在她的音乐生涯中仍然至关重要。


因为在这一年的5月,田震发表了一张对整个内地乐坛都极其重要的同名专辑,甚至创下了当年中国国内唱片正版销量的最高纪录,突破了90万张。


由她亲自填词的主打歌《野花》传唱至今。


隔着二十年再度回看这首歌,有人评价它“无论词曲都极具鲍勃迪伦的水准”,堪称是真正的乡村民谣教科书。


田震就是深受这首曲子的旋律打动,觉得当时的几版歌词都配不上这首曲子,再三思虑决定自己填词,熬夜写出了这首经典之作,这也是她第一次参与到歌曲创作,但已经足够艳惊四座。


△田震同名专辑


1996年的乐坛整体平稳发展,但有一类歌在民谣和摇滚的夹击之下,突出重围成为当年的流行。


如果打开那一年的电视,你会发现一首霸屏央视的广告歌。旋律很熟悉,你能够轻易地跟着哼唱,但你大概率想不起唱这首歌的人叫什么名字。


这首歌是,景岗山的《我的眼里只有你》。商业广告歌第一次在乐坛留下了自己的名字,从此也打开了广告歌的商业版图。


我说我的眼里只有你 

你是我生命中的奇迹

但愿我们感动天 我们能感动地

让我们生死在一起 永不分离


景岗山凭借这首歌横扫内地乐坛,奠定了“一招鲜,吃遍天”的一线商演地位。


△许美静


那一年,除了这首《我的眼里只有你》,还有一首流行歌曲《阳光总在风雨后》也是另辟蹊径传唱全国。


它的另一个身份是中国女排队歌,因为女排队员的演唱家喻户晓。


歌曲背后的励志向上,成为中国女排的标志性精神,也成为那个时代的人们心中的精神代名词。


很多年后,再听到和青春有关的歌曲,都会忍不住沉默哽咽。


是因为唱的人和听的人都无比清楚,昔日那个唱歌的少年早已消失在风里,谁也回不去那个《白衣飘飘的年代》。


还是走吧甩一甩头

在这夜凉如水的路口

那唱歌的少年

已不在风里面你

还在怀念


△老狼与叶蓓


我们都应该怀念1996。


在还没有微博、没有“十动然拒”的1996年,男生到女生宿舍楼下弹吉他是不会被泼冷水的。


民谣让吉他成为了当年最in的时尚单品,当时的大学校园里甚至流传着这么一句,“会弹吉他的人,甭管长成什么样儿都不会被拒绝”。


那一年,大学里所有的初恋都穿着一件相似的白衬衣。


大概是因为就在那一年,高晓松推出了自己的第一张音乐合辑《青春无悔》,震动大半个青年知识分子圈。


△《青春无悔》封面


高晓松的27岁是收起了荡浪的心、开始端起水杯按时上下班的平静港湾。


在一个青年人未及垂老追忆之年时,就开始给自己过去的青春郑重的写下了墓志铭。


“27岁是个好年头,三个9年过得颜色分明,像放了许久的鸡尾酒。”


这张专辑充满了时代的印记,无论是《模范情书》、《白衣飘飘的年代》还是经典的《B小调雨后》,都成为后来的我们追忆青春时最契合的情怀注脚。


△从左至右高晓松、叶蓓、老狼


连高晓松自己都说,写歌的时候就像上帝把着他的手写出来的一样。


我们都应该感谢1996。


它让我们见证了诸神时代的巅峰,也看到了未来黄金十年延续的希望。


没有一个时代能够被完全映照,但总有一段经典旋律能够注解其中的某个角落,成为我们心中某种情怀的注脚。


只是当时的人并不知道,哪一段旋律会在二十年后猝不及防地开启这个情怀的闸口。


图片来源网络

如有侵权,敬请联系删除



这里没有小编

有的只是爱电影的影迷

没有鸡腿 没有指标

我们每一天都在挤出时间为热爱奉献

如果你和我们一样

就请学会彼此尊重




投 稿


ilovehkmovie@163.com


B站:三婶看电影

我们在今日头条、悟空问答、一点资讯、

网易新闻、天天快报、UC、格瓦拉、

搜狐新闻、百度百科、Wifi万能钥匙、趣头条均有入驻



标签: 就回闭上眼睛

相关文章

微信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