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天下足球

为足球信仰的那不勒斯,疯狂过,救赎过

时间:2018-11-30 栏目:其他 作者:天下足球

你了解这支球队??

点上方蓝字“天下足球”快速关注

最有情怀的足球尽在这里


风光迤逦的那不勒斯堪称人间仙境,曾毁灭庞贝古城的维苏威火山在平静中波澜暗涌,桑塔露琪亚海滩在和煦的阳光下流泻,“看一眼那不勒斯,然后死去”的当地俗语足以修饰我们臆想之中的“理想之城”。


如诗如画的风景让那不勒斯成为地中海的夜明珠,望而生畏的黑手党又让阳光之城游离在黑暗边缘,如果能有一种事物能中和这两种极端,毋庸置疑一定会是足球,狂热的拥趸者已经将足球视为另一种信仰,球迷们一定记得近几年以千年老二身份示人的那不勒斯上赛季在客场战胜领头羊尤文图斯的剧情,但是不一定了解迎接他们凯旋的球迷达到惊人的两万人。


在天主教气息浓郁的那不勒斯,足球似乎是这里的全部,成立于1927年的那不勒斯俱乐部虽然在荣誉上与北方三强不可同日而语,甚至有点寒酸,但是这座城市却因为足球沐浴了新生的曙光。尤其在球王马拉多纳1984年以创纪录的690万英镑从巴塞罗那降临圣保罗球场以来,这座城市的足球深深烙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人们吃早餐议论着足球,等红绿灯谈论着足球,多少置身其中的人以足球的名义深爱着这座城市。


在马拉多拉加盟前,那不勒斯只在遥远的1962年和1976年两次折桂过无关痛痒的意大利杯,即使阿根廷巨星加盟前,那不勒斯也仅仅有微弱的1分优势保级。蜂拥而至的7万多球迷在圣保罗看台见证了巨人的见面会,寸步难行的那不勒斯街道被汽车的鸣笛和摇晃的旗帜充斥着,所有人都相信这是那不勒斯人打响与北方三强分庭抗礼的第一枪。


无人阻挡的马拉多纳在七年圣保罗球场的时光交出了259场比赛进115球的伟绩,2座意甲冠军奖杯和1座欧洲联盟杯对于那不勒斯人等同于沉甸甸的世界杯。打破北方三强垄断的那不勒斯人这样描述自己的心爱的球队“1987年5月,北意大利被击败,现在是南方王朝的开始”,抗争性极强的那不勒斯人这样描述自己的盖世英雄“马拉多拉终结了普拉蒂尼时代”。


去年荣膺那不勒斯荣誉市民的马拉多纳虽然早已退役,但是他将青春里最曼妙的七年时光毫无保留地雕琢在这座古老的城市角落里,意气风发的他若不是毒品风波的影响,也许会在阳光之城谱写更多的定律之音,但是他的形象在这座城市里从未凋零过半分,即使斑驳的墙壁也映衬着天子骄子的锋芒。


静谧的那不勒斯因为马拉多纳缔造的精神乐园而乐此不疲,尽管那不勒斯足球史上也曾出现过佐夫这样的巨星,但是显然阿根廷人身上附带的某种政治色彩,不知不觉中成为了那些被歧视和被压制的弱势群体的代言人,整个意大利都需要马拉多纳这号人物,当时一名那不勒斯的史学家曾说:“当马拉多纳开口说话时,不需要太大声,但整个意大利都会洗耳恭听”。


英雄远去的背影带不走一片尘埃,只会在留下沉陷的圣殿,佐拉走了,丰塞卡走了,效力十年的老臣子费拉拉走了,潜力无限的卡纳瓦罗走了,频繁的换帅和拮据的财政让这支涅槃过的球队又跌落在万丈深渊中,1998年和2001年曾经风光无限的那不勒斯甚至找不到触底反弹的资本,2004年8月3日,风雨飘摇的那不勒斯宣布破产并被勒令降级。


人世间的许多距离本来就是缥缈虚无,甚至可以理解成辽阔无边,因为靠回忆无法填平巨大的缺陷,2007年那不勒斯重回意甲,属于阳光之城的足球味道蓄势了更澎湃的热情。从马里诺到多纳多尼,从马扎里到萨里,走马而过的教练却矢志不渝地在构造足球之城新的轨道,球队主席电影大亨德-劳伦蒂斯挽回了颜面,却还在历史车辙里负重前行。


被球迷誉为“新马拉多纳”的拉维奇一度让引发超过8000名球迷热议,要求解封球王10号球衣;为那不勒斯效力三年出场138次打进104球的卡瓦尼在这里走向巨星的行列;土生土长的因西涅在那不勒斯抵挡了嘲笑他身高的谬论,并一直坚信马拉多纳是他心中的“神”。虽然在竞技足球的范畴内,曲终人散的故事无力阻挡,有些人走了,有些人留了,但是这座唤醒了这座城市久违的感动,尼采曾说“人类唯有生长在爱中,才得意创造新的事物”,虽然与梦寐以求的意甲冠军总有一步之遥,但是他们都是这座城市梦想照进现实的光,以至于远走的拉维奇和卡瓦尼从未否认回归的念想。


上轮意甲比赛中为那不勒斯出场达到512场的哈姆西克已经成为俱乐部历史上出场次数最多的球员,当初默默无闻的斯洛伐克人已经在圣保罗球场延伸了十二年蓝色情怀,忠诚是他给予这里球迷最大的嫁衣,正如他所说“那不勒斯是我生命的全部”。当他超越马拉多纳成为俱乐部历史射手王时,所有的光鲜亮丽既被时间自然记载,又被时间无限发酵。


他的妻子来自那不勒斯,他的孩子在这里出生,他说“他不想改变”也许这是最令那不勒斯动容的情话,他拒绝过豪门的橄榄枝,否决过东方淘金的美梦,对于他而言,从青葱岁月走过而立之年的步调里,完整要比完美更具诱惑力,“我的灵魂深处,有着对于这个城市的浓浓归属感”,这个铁汉在远离冠军的平淡流年着色了自己青春的全部,没有一点仓皇失措。


如今安切洛蒂麾下的那不勒斯在欧冠出线的形势扑所迷离,但是这并未妨碍意大利人的热忱,“这支球队给予了我强烈的情感,我已经有两年的时间没有感受过如此强烈的情感了,当你对一支球队有情感的时候,你就会表现得很好“。一切美好的目标都在曲折地接近目标,虽然远远谈不上涅槃重生,但是这座意大利南部的第一大城市显然并不甘心做一个孤独的配衬者。路很漫长,天会黑也会亮。

标签: 疯狂足球信仰那不勒斯

相关文章

微信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