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骨网

祁同伟们的悲剧:他们被养育在英雄的时代,却不得不在门第和金钱主宰的时代里生活

时间:2017-04-28 栏目:新闻 作者:排骨网

整部《人民的名义》就像是一部现代版的《红与黑》,而祁同伟就是现代的于连·索黑尔,他的故事或许也可以叫做《一代凤凰男的信仰消亡史》。

我预感今晚播出的《人民的名义》的收视率应该会再破纪录,原因无它:今天是祁同伟伏法的日子。

祁同伟这个人物,一开始以为他是个溜须拍马的跳梁小丑,哭坟挖地的手段都使出来了,吃相着实难看。

然而随着剧情一步步深入发展,祁同伟的一生如画卷般逐步展开:一个农村来的苦孩子,靠自己的努力成为汉东大学政法系高材生、学生会会长,初恋女友是陈海的姐姐陈阳,未来前途看似一片光明。

那时风华正茂的他没有料到的是,仅仅因为有人对他求而不得,就可以毁了他的一生。

大他十岁的辅导员梁璐是官二代,因为初恋男友的背叛扭曲了自我,于是想要用拿下祁同伟的方式来证明自己的魅力,祁同伟拒而不从,梁璐就用辅导员的权力将陈阳分配到北京,又将祁同伟安排到偏僻山区的乡镇司法所当个小小的司法助理。那可是八十年代的大学生啊!

在那里,他亲眼见到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的所长在这里一干三十年,从热血青年熬到暮年老者。一瞬间,他仿佛看到了三十年后的自己。然而祁同伟没有屈服,他总想着,只要他在基层好好表现,立功受奖,他总能凭自己的努力调到北京和陈阳团圆。

但是当他出生入死成为了缉毒英雄,身中三枪险些丧命,他的命运依然没有改变,梁璐和她背后的势力可以让他所有的努力白费,压得他一辈子抬不起头来。



他不甘心,他不服气,他痛恨权力对他的摧残,但他也明白如果手中没有权力,自己永远都不过是权力手中的牺牲品。于是他回到汉东大学,在操场上当众对梁璐跪地求婚。



原来祁同伟才是后半部的灵魂人物,整部《人民的名义》就像是一部现代版的《红与黑》,而祁同伟就是现代的于连·索黑尔,他的故事或许也可以叫做《一代凤凰男的信仰消亡史》。

于连式的人物是复杂、立体、多面的人物,就像祁同伟一样,每个人都明知道他是罪大恶极的贪腐官员,他谋杀同僚、包庇轮奸犯,罪行板上钉钉没得洗。

可是人们对他的感情又十分复杂,他不像侯亮平的人设那样过于扁平、过于伟光正到脱离现实以至于让观众没有同理心,我们知道侯亮平做的都是对的,他代表的是公理与正义,但是我们都不会浪费太多感情在这种现实中不存在的人身上。

但祁同伟不同,他的经历对我们每个人来说都不陌生,作为一个普通人来说,或多或少都曾在现实中碰壁,遭遇过权力和财富施加的不公,那种愤怒和无能为力感都是真实存在的,这种复杂的情感使我们不能以高高在上的姿态轻飘飘地对祁同伟说一声:活该。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多少人出生就拥有的一切,是祁同伟们挨了三颗子弹也无法企及的。就像早年间流传的鸡汤文章《我花了18年时间才能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里说的:“比较我们的成长历程,你会发现,为了一些在你看来唾手可得的东西,我却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

今天奶茶妹妹又上了微博热搜,原因是她成了美国AAFA(美国服装鞋履协会)会员,并举办了一场私人时尚晚宴,Iris Apfel等时尚大咖及不少国际大牌高管出席。奶茶妹妹即席用英文发言,表示中国新一代消费者追求个性和潮流,想把诸位有名望的品牌带给中国消费者。

很多人评论说她的英语表达很一般,发音,用词,都一般般,别说和留学生比,就是和国内许多大学生相比也没有特别出色,但是她能够在20多岁的年纪站在那里,而许多可能比她优秀的同龄人们努力的目标不过是能进入她丈夫的公司工作而已。

个人所处的地位、阶层和平台的不同,注定了相同资质下努力的方向和目标上的根本不同。奶茶妹妹就算不够优秀,但她的出身和婚姻能够给她更好的人脉和机会去提升自己、锻炼自己,这是祁同伟们永远无法与之比拟的先决条件。



奶茶妹妹无法理解那些想要努力进入京东工作的年轻人的心理,正如含着金钥匙出生、一路顺风顺水的侯亮平、钟小艾夫妻无法理解祁同伟的心理。

26集钟小艾评论梁璐对祁同伟的迫害时说:权利小小地一任性,就让一个大好青年的理想抱负随风而去了,在他们看来,官二代滥用权力毁掉一个人的前途,只不过是“小小地一任性”。



侯亮平反驳:就这样随风而去了,理想抱负纸糊的?还不是自己身上出了问题。

一个人挨了三枪、用生命努力过的理想也能叫纸糊的?在这件事上,任何人都没有资格去否定他的努力。然而祁同伟经历的这些事情在侯亮平口中就是“纸糊的理想”,说的就好像他为了和钟小艾在一起挨过七八十枪似的。



不要考验人性,因为人性经不起考验,也不要把自己没有经历过的挫折和厄运看的那么简单。因为如果说侯亮平和钟小艾家中也无权无势,梁璐看上的是他而非祁同伟,侯亮平未必能比祁同伟坚持地更久一些。

最荒谬的是钟小艾说:可惜了梁璐老师,反复被命运捉弄。侯亮平接下来的话表明他打从骨子里看不起祁同伟,他说:“陈阳和祁同伟打骨子里就不是一种人。”



他们居然和梁璐达成了一致,觉得梁璐的这个举动是在考验祁同伟对陈阳的爱情,也是在考验他这个“大好青年”的含金量。甚至还同情滥用权力的加害者梁璐认为她反复被命运捉弄,我的天哪,这叫什么三观?梁璐的所作所为难道不是自找的?她如此玩弄、凌辱一个无权无势的有为青年,在这两口子眼里反而觉得她更值得同情?

为什么,就因为他们同属于一个阶层,所以她的任何行为在他们看来都是可以被理解的吗?

我觉得真正的三观正不是去怒骂或者鄙视祁同伟,我们都知道知道他犯法,他该抓,他是人渣。但是请允许别人理解他的软弱和妥协,记住,不是赞同,而是理解。因为如果你不是侯亮平和钟小艾那样的天之骄子,你永远无法保证自己可以不在现实面前低头。

你可以自己当圣人圣父圣母,敌人割你的肉放你的血你都不带眨眼的,这样的你很棒棒,但是你没有权利去谴责那些哭泣的求饶的软弱的人,更没有权利在自己没挨过刀的情况下就说别人是胆小鬼,站着说话不腰疼谁不会啊?

“与天对弈,以身为棋,胜天半子。”这是祁同伟在剧中读的那本书《天局》中的精髓,也成为他一生的座右铭。

这句话充满了悲观的个人英雄主义情怀,为了对抗上天安排的命运,不做棋子而作一个执子者,他要以身为棋、赌上自己的性命,才能赢来一个和上天对弈的机会,但是这个胜天半子的愿望,最终也被证明不过是他的一念执着而已。



相比起权力这个巨兽,他一条小小的性命,又算得了什么呢?

其实祁同伟最大的错误不是他获得权力的方式,而是他使用权力的方式。

英雄不问出处,刘邦朱元璋等人的发迹史多少都有靠老婆老丈人的嫌疑,为了获得权力也软了膝盖跪倒在地,但是他们获取权力之后实现了自己的抱负,人们再也不会把目光盯着他们的发迹史不放,因为相比当时小小的妥协,他们成就的事业早已证明了他们的价值,他们缺的不过是一个机会而已。

于连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他认为既然自己出身寒微,不得不遵守权力阶层制定的规则才能生存,那么想要成为玩游戏的人而不是被玩的人,就必须进入权力阶层,才能使用手中的权力改变游戏规则。也就是说,如果你厌恶某种特权,只有当你成为它的掌控者的时候,你才能轻易决定它的生死,否则一切的反抗,都如蚍蜉撼树一样软弱无力。

但是于连和祁同伟之所以成为悲剧人物,就在于他们在成为权力的受害者之后,在获得权力之后却成为了滥用权力的加害者。当祁同伟惊天一跪之后,死去的不仅是充满朝气与激情的祁同伟,还是那个相信正义终将战胜一切、努力可以改变命运的祁同伟。



他被梁璐和她的父亲用权力伤害了之后懂得了权力的重要性,但是当他得到权力之后,他非但没有努力将梁璐这些滥用权力的人关进笼子里,阻止他们制造出更多的“祁同伟”,反而黑化成了比梁璐之流更没有底线和良知的同路人。

说来也是讽刺,尽管祁同伟和梁璐一直同床异梦,但他却在各个层面上都被梁璐同化了,他成为了自己当初最痛恨的那种人。他在跪下时丢掉的东西,再也捡不起来了,因为在他妥协的那一刻,他已经不再相信他当初为之努力的一切。

他失去了信仰。

谴责祁同伟是很容易的,但是怎样避免祁同伟式的悲剧一再轮回,才是值得更多人警惕和思考的,当底层阶级的上升通道被一再堵塞,当普通人无法靠自己的努力得到公平的机会和待遇,当手握权力的人可以轻易凭自己“小小的任性”就毁掉祁同伟们的一生,那么祁同伟式的悲剧就永远不会结束。



关于我:

我是识装的唯一撰稿人和运营李小丢


娱评人,时尚史写作者,专栏作家。


你可以在知乎/豆瓣找到我,ID:李小丢   微博@李小丢er


标签: 生活时代金钱英雄门第

相关文章

微信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