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席娱乐官

从热衷diss到金曲制造,“嘻哈圈”一周年的变与不变

时间:2018-10-09 栏目:科技 作者:首席娱乐官

Skr~


文 | 卓倩      主编 | 小佳


今年国庆假期,《中国新说唱》和时隔两年“归来”的《中国好声音2018》双双迎来了终极对决,两档节目的冠军分别“花落”艾热和旦增尼玛身上。只是,从声量来看,两档节目还比不上“朋友圈摄影大赛”来得猛烈。

 

在《中国新说唱》的巅峰对决中,只有冠亚军艾热与那克吾热投票悬殊极大的争议之战博了些眼球,整体完全无法与去年《中国有嘻哈》冠军之夜的盛况相比;而昨晚总决赛刚落幕的《中国好声音》,主持人“华少胖了”的新闻比“旦增尼玛好声音冠军”更受网友关注……



而纵观两档节目从开播到结束,导师吴亦凡依旧是《中国新说唱》中的核心“话题制造者”,冠军艾热的一首《星球坠落》虽然火了,但在多数人的认知里,这却是首“抖音神曲”;同样的,在《中国好声音2018》中,几位导师也比选手更有存在感,成为热搜榜的常客!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中国新说唱》举办总决赛的当晚,去年《中国有嘻哈》的冠军之一PGOne,以及人气选手小白等所在的红花会,换了张皮,通过微博号#黑怕不怕黑#发了则全员新歌的预告微博,目前转发量、评论数均未过千。火了不到两年的说唱,似乎已要告别高光时刻了!

 

从freestyle到Skr

吴亦凡连续两年打败选手成“最大赢家”?

 

“~想摘下星星给你~摘下月亮给你~摘下太阳给你~你想要我都给你~”

 

除了是《中国新说唱》的冠军外,艾热还有一个标签是“金曲制造机”,从最苏嘻哈歌曲《星球坠落》,到《乌云中》、《新三部曲》,唱火了一首又一首歌。但眼看歌是成为了抖音神曲,身为歌手的艾热似乎陷入了“人不如歌火”的窘境。尤其是最火的《星球坠落》,大家一度没能跟Rap联系起来。



相比之下,去年《中国有嘻哈》的冠军之一GAI周延,凭借着《天干物燥》、《苦行僧》、《火锅底料》、《虎山行》等一系列的歌曲,实现了人和歌的双赢。

 

除此之外,相较于《中国有嘻哈》逢节目更新必上热搜,没有节目更新也上热搜的“体质”,《中国新说唱》也显得非常“佛系”。即使在总决赛当晚,当天的节目并没有在微博热搜榜上呈现霸屏之势。

 

一是恰逢国庆放假,观众分流严重;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主打“love&peace”的《中国新说唱》的改版,使得节目的故事性、爆点以及争议性都大幅下降,对观众的吸引力也随之流失三是开始走大众化路线,丢失掉“diss”这一说唱的核心文化后,垂直观众对节目的关注度也在降低,难出圈、无爆红是不争的事实。



与此同时,《中国新说唱》在口碑上也跟《中国有嘻哈》有很大的差距。据豆瓣显示,目前《中国有嘻哈》在有超3.5万人打分的情况下,豆瓣评分为7.2分;而刚落幕的《中国新说唱》豆瓣评分仅为4.7分,未达及格线,打分人数更是不足1.3万人。

 

而从开播至今,围绕《中国新说唱》最大的爆点,无外乎导师吴亦凡粉丝和虎扑用户互撕事件,连带着吴亦凡本尊都加入这场“战争”中。“吴亦凡diss track”、“虎扑”等话题连续多日高居微博热搜榜。

 

不过,这场大战最后却带火了“Skr”一词,且传播度还高于去年的“你有freestyle吗”。据百度指数显示,Skr一词搜索量最高的时候一度超过120万,反观去年的freestyle的搜索量最高的时候也就20余万。



可以看到,虽然声量上与《中国有嘻哈》相比弱了一些,但在一定程度上,《中国新说唱》依旧是今年夏天的“大赢家”。“回归音乐本身”的《中国新说唱》,参赛选手更加多元化,输出了《儿子娃娃》、《星球坠落》、《Three Pass》、《Young OG》等诸多风格迥异的人气歌曲,长期位居各大音乐平台以及抖音的热搜榜。而作品热度略高于选手人气,也正是说明了这些音乐作品的“以质取胜”。

 

热度降低、商业化受限

Rapper“看银行卡就知道赢了”成为绝唱?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2017年《中国有嘻哈》的播出,不仅是嘻哈音乐这一小众音乐类型、以及一众地下Rapper们被大众所熟知,更重要的是嘻哈歌手开始走向商业化轨道。

 

就在《中国有嘻哈》收官后不久,摩登天空创始人沈黎晖在接受《首席娱乐官》(ID:yuleguan001)采访时表示,《中国有嘻哈》选手刚开始的出场费是1万,如今已经涨到20万。嘻哈融合体的创办人ComeLee也表示,他所知道个别选手的出场费从半年前的3000元,已经上涨到30万元,相当于翻了100倍。



与此同时,大量优质的商业活动资源也对Rapper青睐有加。GAI周延在节目尚未收官时,与另一参赛选手Bridge合唱的歌曲《你猜我猜不猜》,就成为李易峰、廖凡主演的影片《心理罪》的猜心推广曲,之后又为王者荣耀冠军杯暨暑期盛典演唱了主题曲《王者降临》,以及参加Sumer Sonic国际音乐节、出演个人首部作品《营救汪星人》等;PG One更是直接走出“国门”,为电影《蜘蛛侠:英雄归来》创作并演唱了单曲《Penta Kill》,并代言了国际品牌雅诗兰黛等……

 

但嘻哈圈的这种运势,在今年年初的时候戛然而止。或许是受以PG One为代表的嘻哈歌手的一系列的负面风波的影响,PG One被“封杀”,GAI周延从《歌手》退赛,VAVA等Rapper参加综艺节目的镜头也被剪得一干二净……



而这也影响到了Rapper这一群体。“夜宿门”的男主角PG One则不断在“复出”的边缘试探,在新偶像辈出的娱乐圈,背着“污点”能否重新站起来还要打个“?”;VAVA依然在参加商演、看秀、代言广告,只是越来愈偶像化;GAI周延更是直接撕掉了参赛之初的“社会”标签,变得愈发稳重、正能量——以往爱diss人的GAI周延,近期接受采访时表示,“我现在不怼人了,说唱圈没人值得我怼,无论他们怎么挖苦我、讽刺我,我看看自己银行账户就知道我赢了。”

 

不过,GAI的“吸金”能力并没有随着冠军之棒一起交接到艾热手中。目前,艾热只为动画电影《风语咒》演唱了一首插曲;亚军那吾克热则演唱了《苏丹》的同名推广曲《苏丹》。此外,两人还参与了时尚杂志《VogueMe》、《时尚COSMO》的拍摄,商业价值还有很大的挖掘空间。毕竟节目中的人气选手ICE、周汤豪、刘柏辛、满舒克、王以太等人,都收割了很多不错的商业资源。



不过,随着偶像选秀节目越来越多,演艺圈新人一波接着一波,现在的广告主也越来越精明。除了代言人名称花样百出,从首席品牌官到首席体验官,电影推广人到中国区大使,代言“寿命”也越来越短,有的品牌恨不得每季度都换一波推广曲,所有热门影视、综艺中走红的艺人都要邀请个遍。尤其是在《偶像练习生》、《创造101》走红之后,如何要博得“金主爸爸”的青睐对于Rapper确实是很大的考验。

 

但诚如中国第一个嘻哈厂牌龙门阵唱片的创始人李宏杰所言:“15年前我在做龙门阵唱片的时候,我就知道它在中国迟早会爆发,无非是早晚而已。因为 Hip-Hop 音乐从诞生的那刻起就注定和商业文化是分不开。商业的介入只会让这种音乐的生命力更强,能衍生出更多的变化和可能性,而且我觉得在中国的商业化程度还远远不够。”

 

而且从另一方面看,同样是hiphop选秀节目,韩国的《show me the money》自2012年开播以来,已经连续举办了7季,但人气一如既往,甚至在国内也圈了不少的粉丝。可以预见,未来《中国新说唱》和Rapper还有着更大的可能。


>> 热文 <<


阿里影业|腾讯|万达传媒

华谊兄弟|华策影视|光线传媒|博纳影业

北京文化|欢瑞世纪|新丽影视|耀客传媒

完美世界|正午阳光|阅文集团|中影

蓝港影业|映美传媒|圣世互娱|嘉行传媒

腾讯视频|爱奇艺|芒果TV|A站|B站

 

>>招聘信息<<

招新媒体主笔、运营、实习生等,点击查看!

发送“姓名+职位”和个人简历至邮箱:hr@entbang.com

标签: 金曲周年制造嘻哈热衷

相关文章

微信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