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章黄国学

章太炎先生:读史与文化复兴之关系

时间:2018-12-06 栏目:其他 作者:章黄国学

故读史须贯穿一事之本末,细审其症结所在。前因后果,了然胸中。而一代之典章制度,亦须熟谙而详识之。

读史与文化复兴之关系

文丨章太炎



文化二字,涵义至广,遽数不能终其物。方今国步艰难,欲求文化复兴,非从切实方面言之,何能有所程功?

 

今之学校,学校包罗万有,教师滔滔讲述,学子屏息奉手,其切于自修者阙如。因之历史一科,黉舍中视为无足重轻,所讲者不过一鳞半爪。盖历史书多而理不深,宜自修而不宜听讲,与科学之须口讲者大异。今乃列为口讲之科,则所讲能有几何?于是乙部之书,大都束之高阁。

 

在昔《纲鉴易知录》,学者鄙为“兔园手册子”,今则能读者已为通人,可胜慨叹。盖历史譬一国之账籍,彼夫略有恒产者,孰不家置一簿?按其簿籍而即了然其产业多寡之数。为国民者,岂可不一披自国之账籍乎?以中国幅员之大,历年之久,不读史书及诸地志,何能知其梗概?且历史非第账籍比也,鉴往以知来,援古以证今,此如弈者观谱,旧谱既熟,新局自创。



天下事变虽繁,而吾人处之裕如,盖应付之法,昔人言行往往有成例可资参证。史之有益于吾人如此,今乃鄙夷至不屑道,于是国事日棘,而应之者几无不露其捉襟见肘之窘焉。

 

今且举其一例。试问安南、缅甸、朝鲜,自昔与中国之关系何若?热河、察哈尔、绥远,往昔之情形何若?其能详举以对者,有几人乎?按安南昔与广东、西同称百粤,汉武平南粤,置为日南、九真等郡。

 

自兹以后,安南人之出仕于朝者,代不乏人。直至唐末五代,始渐失去。逮明成祖时,又用兵收回,设交趾省,曾开科取士,未几失去。其人种与广东人无异,语言亦极相似。盖自汉至唐,为中国郡县者一千余年。朝鲜在汉时亦为郡县,即乐浪郡。东晋以后,渐非吾属。人种与满洲相似,称夫余种,而满洲则挹娄种也。缅甸在明时为属云南之土司,即为云南省之一部分。



三百年中,屡叛屡征,前有王骥,后有刘,《明史》载其战功甚明。此三属国之旧事也。至古代朝鲜所领区域,本兼满洲发祥之地在内,不可不知。满洲称名,明时无有,其族类曰女真。女真族类,计有百余。

 

大别之曰三:(一)建州女真;(二)海西女真;(三)野人女真。所谓满洲发祥之地者,即指建州女真而言。建州即清之兴京,爱新氏之祖先起于是地。其海西女真,散居在铁岭左右。至野人女真,即使犬使鹿之族,鱼皮鞑子之种类也。

 

若《史记》所称之东胡,乃鲜卑、乌桓等族,常与匈奴相抗,在松花江西北,聚族而居,女真即居其对江。汉之疆土,在东北者,除辽东、西外,尚有玄菟、乐浪等郡。



明设辽东都指挥使司,都司东北为兴京,即汉之玄菟郡。《史记》载燕将秦开袭破东胡,东胡却千余里,当时燕境已展至朝鲜矣。汉初,卫满复据朝鲜。

 

至武帝时用兵收回,定为朝鲜四郡,即乐浪、真番、玄菟、苍海是。其后真番、苍海复废,故只存乐浪、玄菟耳。辽东诸地,在唐末又失去。至明时复收辽东,明将熊廷弼与清兵相持于沈阳广宁,广宁即今锦州东北之地,所谓医无闾山者在此也。

 

热、察、绥三特别区之沿革,兹再约略言之。按北平汉称右北平郡,即今喜峰口左右卢龙、遵化等处,有六县在今长城以外。其平刚即今平泉,白狼乃今凌源,右北平太守即驻于此。曹操北征乌丸,至柳城而还。柳城今之朝阳也。此皆在中国辖境以内,当时并未视为境外。



绥远之河套,在汉为朔方郡。河套之北,为秦之九原郡,其东为云中郡。汉之云中郡,包有托克托和林格尔等处。汉有定襄郡,今已不能明指其处,恐即今之察哈尔也。

 

秦起长城,自临洮至辽海,河套以东之郡邑,悉在长城以内。汉境直至河套之北,阴山之下,逮后契丹、蒙古,更迭内侵,疆土日蹙。明代长城南移,于是秦汉之沿边郡邑,在今日观之,似均在塞外矣。察哈尔明称察罕,热河明称朵颜。朵颜地险兵彊,其人乃契丹余种。



明成祖放弃大宁卫以与兀良哈等,至明末始折入于建夷。河套在明英宗时为毛里孩等占据,其后杨一清、曾铣、夏言,屡议恢复。于此可见此处在明初确属中国,且明代常遣使宣慰察、绥、热等处,更可证其为我国之辖境矣。此三特别区旧事也。

 

今更有所谂于诸君者,东省土地广漠,自古汉人即与乌桓、鲜卑等族杂居通婚,而女真人数甚少,明时汉人在东者,有四五百万,至清末而有三千万,女真则不及百万。溯清太祖起兵时,纯粹女真不过数十万。

 

入主中国后,多数带入关内,八大驻防防及京旗,充其量亦不过五六十万。二百年来,渐见同化,至今纯粹满人,不少概见。可见其当初人种不多,否则消灭何至如此之速?故论东省居民,以汉人为最多,满人不过占其百分之一。



此极少数之满人,散居三省,殆如湘桂之苗、四川之番、云南之蛮,岂得假民族自决为口实?日人倡言东省满人有五百万,此其有意矫造,绝非事实。而国人亦若有深信不疑者,此则非第不看旧账,且将与张宗昌之三不知无以异矣。以上所言,不过史事之一部分,而今特为提出者,以害在目前,故不惮瘏口也。

 

从古迄今,事变至赜,处之者有经有权,观其得失而悟其会通,此读史之益也。盖人之阅历广则智识高,智识高则横逆之来无所惴缩。故读史须贯穿一事之本末,细审其症结所在。前因后果,了然胸中。而一代之典章制度,亦须熟谙而详识之。

 

史之为学,恃记性,不全恃悟性,默记暗诵,乃能有得。口讲耳受之功,获益几何?大概读列传每小时可毕一卷,史乘之精要者,计数不过三四千卷。三年之间,可以蒇事。今人惟不好读史,故祸变之来,狼顾而莫知所为,可胜慨哉!



传有之曰:皮之不存,毛将焉傅?史在各种学问中,可喻之为皮板。羔裘豹饰者,爱毛而不爱皮板。抑知无皮板则毛何所丽?印度为世界古国之一,科学哲理,卓越绝伦,弘大之佛教,诞生于是,几何之学,亦由印度传至希腊。医学至刳肠剔胃,行所无事,其文化可称极高,而无历史以记载,至今印人不能追念其前代政化。

 

新疆居民,今人多知有回部,而不知在前、后汉时本是三十六国。班、范二史,载之甚详。惟三十国国无历史,故其人种,至令茫无可稽。然则无史之害,岂不较然可见乎?国家之安危强弱,原无一定,而为国民者首须认清我为何种民族?对于本国文化,相与尊重而发扬之,则虽一时不幸而至山河易色,终必有复兴之一日,设国民鄙夷史乘,蔑弃本国文化,则真迷失本性,万劫不复矣!



史之有关于国本者至大。秦灭六国,取六国之史悉焚之。朝鲜亡后,日人秘其史籍,不使鲜人寓目。以今日中国情形观之,人不悦学,史传束阁,设天降丧乱,重罹外族入寇之祸,则不待新国教育三十年,汉祖、唐宗,必已无人能知。而百年以后,炎黄裔胄决可尽化为异族。然则居今而言复兴文化,舍注意读史外,其道奚由?


据中央大学《文艺丛刊》第1卷第2期,1934年10月

*此为章太炎1932年秋在苏州的演讲,由徐澂、王乘六笔录。

推送转载自公众号“大家小书”


作者简介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浙江余杭人。原名学乘,字枚叔,后易名为炳麟。因反清意识浓厚,慕顾绛(顾炎武)的为人行事而改名为绛,号太炎。世人常称之为“太炎先生”。清末民初民主革命家、思想家、著名学者,研究范围涉及小学、历史、哲学、政治等等,著述甚丰。代表作有:《国故论衡》、《章太炎医论》、《驳康有为论革命书》等。


特别鸣谢

书院中国文化发展基金会

敦和基金会

公众号主编:孟琢 谢琰 董京尘

美术编辑:张臻 孙雯 高佳玉

专栏画家:黄亭颖

责任编辑:张燕语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章黄国学

有深度的大众国学

有趣味的青春国学

有担当的时代国学


北京师范大学章太炎黄侃学术研究中心

北京师范大学汉字研究与现代应用实验室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古代汉语研究所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古代文学研究所

微信ID:zhanghuangguoxue

文章原创|版权所有|转发请注出处


标签: 关系文化复兴章太炎

相关文章

微信热点文章